来电CEO被曝行窃街电?他说:遭陈欧威胁专利交易 - 企业时报网

来电CEO被曝行窃街电?他说:遭陈欧威胁专利交易

2018-05-31 11:07:37 来源: 北京日报

打印 放大 缩小

共享充电宝行业正在考验道德下限——来电CEO当街“行窃”被拍摄。

5月29日,长沙知名博主@长沙吃喝娱乐 在微博实名举报共享充电企业深圳来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来电)CEO袁炳松在长沙解放西路VDVC商场实施盗窃行为,在未经任何人允许的情况下拿走了竞争对手的充电设备,微博原文称,“他直接拔掉电源,抱走了机柜。”

袁炳松发布内部信称,“视频中被拍到的确实是其本人,但表示和商家商量过,只是搬回去研究一下,两天再还回去。”他表示,视频经过剪辑,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而且视频发生时间为2017年初,流出背后原因系街电投资人陈欧曾用视频威胁其做专利权交易,但被拒绝。

袁炳松还喊话陈欧:“我来电哥不是被吓大的,更没什么面子可给。陈欧愿意放出视频,我就认,法院一审判决你敢认吗?”

有意思的是,来电CMO任牧曾对时间财经表示袁炳松不会出来道歉。

时间财经联系深圳街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街电)方面,询问视频中袁炳松抱走的设备是否为街电产品。对方回应称,从图片上看设备是街电的柜机。但不想追究法律责任,只希望对方主动退回机器。至于视频是否剪辑,陈欧是否借视频威胁,截至发稿尚未回复。

北京京安律师事务所律师张越告诉时间财经,如若视频确认为真,一般盗窃价值2000元以上(各地标准不一致)会构成刑事犯罪,反之则按一般治安处罚来处理。

CEO亲上阵“盗取”友商柜机 还被陈欧威胁?

根据博主@长沙吃喝娱乐上传的视频,时间财经看到一名疑似来电CEO袁炳松的男子来回游走于一家商户内,在来电和街电设备前分别进行了短暂停留,随后坐在消费区低头看手机。在最后几秒时,男子径直走向街电设备,拔掉电源后其带着设备扬长而去。整个过程被商场的视频监控拍下。该视频一经曝光迅速在微博传播,有知情网友在评论区称,“真是老袁本尊。”

事件经过一天发酵,袁炳松终于站出来承认视频中的人确系其本人。但他表示该视频呈现的内容被剪辑后变成了“事故”,事故还发生在一年前。

内部信中,他认为视频曝出的原因是,街电专利侵权案件一审失败。此前,陈欧提前知道专利侵权案要输,于是多次表示约其见面,并希望袁炳松能给个面子,和法院协商先不出判决,再谈条件。“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我和陈欧没什么好聊的。”

双方最终并未谈拢,于是陈欧用视频来做威胁。

从5月25日一审判决公布的接过来看,街电确实输了官司。除了赔偿来电共计200万元的损失之外,街电还要在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停止使用被控侵权的产品。目前,街电已当庭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据统计,来电此前曾对街电共发起了24起专利诉讼案。

据此行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表示,如果最终判决结果和一审一致,那么对于街电来说是致命打击,“很可能街电就会就此倒闭。”

不过,双方高层在公开场合“互咬”并非首次。此前,双方高层就曾在媒体采访时指责对方在背后搞小动作,利用不同渠道抹黑对手。

街电CEO原源曾指责来电利用商家不知具体信息,主动策划了一些倾向性严重的公关稿件传播,歪曲了诉讼过程中的真实情况,用这些稿件配合线下地推人员进行不正当竞争,歪曲事实。而任牧则回击称,街电除了在多个渠道发公关文章混淆视听,同时还在微博上寻找大量小号,以照相的方式,配合黑稿文章进行发酵抹黑。

双方竞争大有愈演愈烈之势。

“这个仗早晚要打起来”

据天眼查显示,来电成立于2014年,是一家移动能源共享平台,袁炳松以做电池起家,并有自己的工厂,在小米挤占大半传统充电宝行业后,袁炳松开始转战共享充电宝行业,算较早入局此行业的企业。

来电为何对街电频频出击?

此前行业从业者曾对时间财经表示最主要的原因是充电宝行业的想象空间有限。在这种情况下,各企业不得不过早的陷入市场份额争夺战。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报告显示,预计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宝市场规模将达到3.3亿元。这并不是一个令人兴奋的百亿甚至千亿市场,而且相较于2017年的0.9亿元,5年增长3倍的速度,也并没有给出多大的惊喜。

业内普遍的共识是,共享充电宝本身需求就有限。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是刚需,而充电宝只是应急。随着手机电池的容量变大以及充电技术的革新,共享充电宝还有没有未来都难说。

袁炳松曾表示,要在这个狭小的市场生存,“该买的炮弹得买,这个仗早晚是要打起来的”。

无更多融资信息

要打仗就需充裕的“子弹”。据可查到信息显示,来电公开的融资信息是2017年4月,金额为2000万美元,距现在已一年多。

相比而言,同为共享充电宝第一阵营的街电、小电所获得融资都高于来电。街电除了获得亿元级别的A轮融资外,还被聚美优品收购,获得3亿资金;小电科技也宣布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B+和B轮融资总额超过1亿美元。

此前曾有行业从业人员对时间财经透露,“与街电、小电、怪兽经历多轮融资,创始团队股权大量稀释不同的是,来电团队并没有被过多稀释,无论是口水战也好还是专利争夺也好,最终目的可能想融资或变现。”

一位接近来电的业内人士对时间财经也表示,如果不算设备投入的话,2000万美元大概不到1年。

公开资料显示,来电单个充电宝成本在90元左右,单个充电宝租借频次为1次/天,单个充电宝回本周期约为3个月。因此,来电曾两次宣布单月实现盈亏平衡。

“单月或单季度盈利,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这其实很容易。如果把成本都甩到上一个月,收入都算到这个月,很快就可以单月盈利。还是要看整年度的盈利情况,这才是最关键的。”天奇阿米巴投资基金管理合伙人魏武挥对时间财经说。

德勤会计事务所某审计对时间财经也认同上述说法,认为这种没有财务数据和授信证明的所谓盈亏平衡,不能轻信。

颇具讽刺的是,袁炳松内部信显示,破坏设备、偷设备,在共享充电行业不是什么秘密。“要用市场的方式狠狠打回去。”他说。

责任编辑:ERM523